Pinned toot

从现在起,我使用「他」「他们」作为第三人称代词,无论性别。

2、3月的时候我曾经打趣过中国的 病例数需要乘三倍,但不会超过五倍。

根据CNN获取的湖北疾控中心内部文件[1],我还是太悲观了。内部和公布数据也就差一倍。

造成这个差别的原因要么是蠢(能力不足)、要么是坏(有意隐瞒)。有人会觉得能用蠢解释的问题就不要用恶意推测动机,我倒觉得这件事情是蠢坏皆有。

[1] edition.cnn.com/2020/11/30/asi

比烂游戏的终点是道德相对主义甚至是道德虚无主义。

法国封城期间的出行证明(attestation de déplacement dérogatoire)理由突然多了两条:文化机构和宗教场所(lieu de culte)。

下行数据不进行加密也可以说是在展示民用航天的透明度。

但是如果是为了透明度,为什么不公布轨道、频率、编码呢?如果保持神秘,彩蛋也只会被发展成熟的国外 社群捷足先登,并不能触及到多少中国民众。

Show thread

昨天在reddit上面看到一个政治坐标系meme,有一格写着:

中国女性主义者
——可以说是中国最成功的公民权利群体
——可以对中共官员施压,被逮捕,但还能保持主流

「保持主流」我的理解是,能在主流话语场中出现,而不是化为非人。

如果这是对的,那么中共对待 的态度并没有那么坚决。

reddit.com/r/PoliticalCompassM

alunisseur \a.ly.ni.sœʁ\ nom masculin 登月器.

grugq的「免费安全指南」并没有激进到排斥一切闭源代码、封闭生态的软件/硬件。

因为安全、隐私、开源/开放本身就是几个既不正交也不重合的维度。而就算是最激进的FOSS倡导者,也会在某个地方妥协,更何况不会折腾也不想折腾的大部分人。

gist.github.com/grugq/353b6fc9

距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还有221天,距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还有10540天。

这里是上海自由市空军广播,上海自由市空军广播。长江北岸的苏北军机注意,你已进入我崇明空域,影响飞行安全。立即回转脱离!

À la Isaac Wolkerstorfer, I believe that quantum mechanics gets easier once you get the basic idea that quantum field theories are a special type of monoidal functor from a category of cobordisms to a category of Hilbert spaces.

nitter.fdn.fr/agnoster/status/
ncatlab.org/nlab/show/FQFT

虎扑的评论:

「举国体制时期运动员结婚都是找运动员,像谢峰父母,足球名宿谢鸿钧,母亲是百米运动员郑玉茹,所以速度球感都不差啊。姚明父母姚志源方凤娣都是上海男女篮的,儿子生下来天生吃这碗饭。

「但是职业化以后球员结婚都找空姐模特什么的了,优质运动基因稀释了。而且有钱以后也不让下一代吃苦干这行了。」

bbs.hupu.com/30957210.html

Show thread

其实中国一直在小范围地搞优生学,职业运动员之间的通婚比例估计是不同寻常地高。

Show thread

不懂就问,能否在不安全信道上实现量子密钥分发?

Is quantum key distribution possible over an insecure channel?

逃离主流社交媒体,来到联邦宇宙的有正好相反的两拨人:一种觉得主流平台的管控太松,他们需要安全空间(safe space);另外一种则觉得主流平台审查太严,他们需要言论自由。

联邦宇宙可能会因此分裂。

news.ycombinator.com/item?id=2

Show more
夜光雲

即使太阳在地平线下,依然被照亮的高层云,在大气层边缘与联邦宇宙通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