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从现在起,我使用「他」「他们」作为第三人称代词,无论性别。

如果用一种通信方式时,大部分时候是在跟机器打交道,而不是和人打交道,那么这种方式就该废弃了。

中国的电子邮件和法国的信件就是这样。

密码学依赖于少量、清晰定义、稳定的假设(比如,某些数学运算是难的),隐写术依赖于大量、模糊定义、随时间变动的假设(比如,最新版Chromium的TLS特征,中国 的工作方式)。

因而后者比前者难得多。

朋友说,现在新闻太多,需要计算每条新闻的信息熵。

我说,需要semantic web才能知道新闻中的客观部分有多少,暗含的意思是主观部分不该计入信息熵。

在伊朗被墙了,Signal开发了一个简易的TLS over TLS代理。这种代理只需要知道代理的域名就能连接,不需要额外的秘密,从设计上就不抵抗探测。

在中国被墙了,想必类似的,无预共享秘密的公开代理技术是无法抵抗中国 的。

考虑到伊朗和中国在网络审查的合作 [1],恐怕前者在伊朗也活不长。

[1] ntc.party/t/the-gfw-china-come

当马一龙意识到中国最有钱的人是个傻屄时(杰克·马)
m.youtube.com/watch?v=aHGd6LqA

昨晚上想了一会美式期权该怎么定价也没想出来。

自己感觉的合法性,从高到低(均假设未经允许且注明出处):

1. 贴上原文的超链接
2. 外链媒体
3. 转载全文
4. 转载媒体(即托管在非源站的服务器上)

caa-ins.org/archives/7271

华为不会给会下金蛋的母鸡植入后门,但是任其占据技术优势仍会损害美国的国家利益。
gru.gq/2021/01/20/why-backdoor

2023年修宪可能会提高「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在宪法中的地位,不再仅仅是第十九条里的最后一段「国家推广全国通用的普通话。」了。

不过提到像法国宪法里那么高的地位不太可能(第二条第一段:共和国的语言是法语)。

CIA的新网页UI显著降低了阅读World Factbook的效率。

XMPP只适合CCC的德国程序员和俄罗斯洗黑钱生意用,正常人还是算了。

在机关搞高技术力电子办公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bbs.saraba1st.com/2b/thread-19

似乎去年年初很多西方媒体认为中国是靠「大数据」监控控制住了病毒的扩散,后来他们发现其实在2月初,更多使用的还是原始的纸上作业。不过他们可能还没有意识到,对于许多中国政府机构,纸上作业的效率其实高于「高技术力电子办公」。

Show more
夜光雲

即使太阳在地平线下,依然被照亮的高层云,在大气层边缘与联邦宇宙通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