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Twitter永封特朗普、Google商店下架Parler,GAFA看起来是国际化的互联网基础设施,实际上与美国政治深度绑定。

又一次应证了 的观察:中国异议者翻到墙外就能畅通无阻,但是美国异议者却逃不出体制力量的如来掌。

· · Web · 3 · 8 · 21

@wsb 这样说就好像网络言论空间就是异议者全部活动空间一样,且好像特里普支持者被打压就如同中国的异议人士被打压是相同的,如果是这样那确实是完蛋了,技术是中立、正义、平等都只是冠冕堂皇的说辞一切都是打压与被打压、主流与反主流的对抗、阴谋论、权威与极权划上等号

@mach525 网络空间当然不是全部的活动空间,但是已经有了阿桑奇、斯诺登的例子,美国对外国施加的政治影响力远大于中国——而中国异议者只需要跑到一个不在一带一路上的国家。

特朗普支持者不见得反抗极权、捍卫基本权利,但是GAFA等大公司对特朗普及其支持者已经做的,也能对异议者们做,很有可能更加隐蔽。

@wsb 我们在假设互联网公司是基础设施,要为言论自由,社会正义负责,我们说互联网公司平台算法和巨量的用户掌握了巨大的权利,他们为资本服务,他们为政治服务。
但是我们有没有想过互联网公司修改几个参数就能让现任总统噤声的力量来自何处,不就是每个人为了便利让渡的吗,我们投喂怪兽的风险和后果真的完全是互联网公司的责任吗?
另外谈论异议份子的空间真的要拿阿桑奇、斯诺登、特朗普(虽然我真的很不想把特朗普和他们放在一起)和中国成百上千牢狱之灾和完全互联网审查比吗,只能翻墙出来说话的代价可不是表面所见的代理服务器费用而已,畅通无阻?对于整个社会怕是步履蹒跚吧

@mach525 「我们」事实上没有选择的权利。当所有朋友同事都在微信/WhatsApp上时,迁移到Signal就是一个无比痛苦的过程。如果说有责任,那也是一种路径依赖,或者网络化的头部效应,而很难归责到每个个体。

第二部分我会之后新发一条嘟来说。

@wsb 我记得清国李鸿章访德期间,曾经得到帝国首相俾斯麦侯爵的接见,李抱怨在清国做事很难,俾斯麦侯爵用法语也说了句“我们也一样”。也许西东方本质上并无不同,只是一个相对富裕,文明水准高,一个相对贫穷,文明水准低而已。毕竟都是人,说起来也差不多。

@Kalokagathie 如果后世有历史学,可能会通行这种观点吧。有人会觉得权力的本质是一样的,我到现在还没有完全认同。

@wsb 连欧美足球俱乐部都如此,瓜迪奥拉、穆里尼奥、邓加等等也是如此的。

@wsb

这是大选之前Greenwald(与斯诺登会面,揭露了棱镜计划的记者)说过的话:

那些放弃言论自由的原则,认为当务之急就是让川普输掉选举的人也许会安慰自己:当前所有对言论的审查,压制都是暂时的,等到川普一下台,拜登成为总统,一切都会回到正轨。

我不这么认为,理由就在于,在这个过程中,为数众多的机构已经成功地利用民众的恐惧(对于右翼法西斯主义的恐惧,对于白人至上主义的恐惧,对于恐怖主义的恐惧……可以是任何名称。),借机获取了权力与利益,增加了对社会的控制,而一但这些机构掌握了权力和利益,就再也不愿放手了。

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如果你能使人们陷入恐慌之中,你就能积聚很大的权力:

在冷战时期,政府恐吓人民说苏联人会打进来,剥夺你的信仰自由,并以此为理由把原本用于教育和社会的钱用于军备,对本国民众展开全面监控。以"生存威胁"为借口,各种行为都能被正名。

911之后,布什政府为了扩大权力所采用的策略则是将伊斯兰恐怖主义的威胁无限放大,这样,公众最终就默许了布什政府的一切所做所为。

同样的事件在今天的美国也在上演,在此过程中,一些媒体机构和媒体人士借此挽回了自己的事业:2007,2008年的时候,CNN根本就没多少人看,它的主持人们正处于被炒的边缘,因为它们整天做的事情就是夸赞奥巴马,谁会看这样一家媒体呢?川普,或者说2015年,其实是CNN的大救星。看上去CNN无时无刻不在反川普,似乎与之不共戴天,然而正是川普才使得CNN有了能力使民众陷于恐慌之中:"小心,这个人不只是一个普通的总统,他对于我们每个人的生活都是威胁,而且川普不只是一个人,在他身后是数以千百万计的极右纳粹主义者,硬核白人至上主义者,恐怖主义者,等等,几乎你能想象的最糟的特点这些人都具备了。" 通过制造恐惧,不仅仅是CNN,还有MCNBC和NYtimes都大赚特赚了一笔,FBI和CIA等臭名昭著的新保守主义机构也在此过程中恢复了自己的名声,重掌了权力。

即便川普输掉了选举,这些人也不会将注意力转移到乔·拜登身上,他们会继续说:"也许川普是下台了,但是川普和他身后的那场运动依然威胁着我们的生存,他们会发动暴乱,推行白人至上主义。"事实并非如此,但他们依然会狂热地进鼓吹这种理论。这样,任何对乔·拜登的批判都会被描述成在威胁美国人的自由,在帮助法西斯主义,在替俄国人办事。言论审查也因此变得顺理成章,容易为人们所接受了,因为人们不停地被灌输恐惧,政府和其它的机构则通过灌输恐惧为自己捞到了好处。

@Vectorfield @wsb
你觉得当今世界主要各国某些势力和人是否也有夸大COVID-19的嫌疑呢?

@Kalokagathie @Vectorfield 我觉得很难说什么才是适度的反应,欧洲最宽松的瑞典最近也开始收紧防疫措施了,但是行政部门趁机扩权是肯定的(法国的整体安全法等等)。

未来二十年只会更糟。
下载加密软件、学习使用自由软件,保护自己的隐私与言论自由。
远离苹果与谷歌商店,这俩货干坏事已经不是一年两年了。
@wsb @Kalokagathie @Vectorfield

@wzqtparor @wsb @Vectorfield 看来我这个学文的也不得不为了活得自由一点儿而学习IT了吗?其实大资本为了巩固自己的垄断地位而不择手段是可想而知的,毕竟谁都想获得“马太效应”。

@Kalokagathie 瞭解一點計算機技術沒有壞處,至少可以能不隨意出道自己(

@wsb @Kalokagathie 我觉得封锁城市,禁止集会,要求戴口罩这类举措,都是可以接受的。个人自由当然很重要,但公众的生命健康同样重要,一个公民不仅应该有权利意识,也应当有责任意识,这次新冠病毒算是致死率低的,但万一下次出现一个致死率更高的病毒呢?万一出现了别的紧急情况,比如战争呢?要是缺乏应对紧急情况的策略,民主制度便是不可持续的。有些时候为了共同体的存续,个人是需要暂时放弃一些自由的。但这种放弃是有限度的。即便是在战时,政府也不能取消反对党,取消言论自由(只能进行有限的管制),将公民的财产充公,强制劳改,等等。对全体公民进行无差别监视,或是未经搜查定强闯民宅便是越界了。

然而根据我的观察,在反对控疫措施的人中间,的确有那些不在乎公众的安危,一点自由也不肯放手的人,但更多人是出自对政府的不信任,他们害怕政府的手一但伸过来,就不愿再收回去了。这种不信任是有道理的,因为他们的政府有过利用危机扩权,在危机后也不归还权力的先例,以后很可能还是这样。这就涉及到另一个问题,就是在美国这样的国家为什么会出现普通民众对现有机构的信任危机(不只只是对政府的不信任,也不只是对政治机构的不信任,还包括了对整个学术界,教育界,媒体界,科技界的不信任。)。这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我个人认为这是因为这些掌握了大量资源和影响力的机构辜负了人民的信任。如果这种信任危机不解决,那就不光是无法应对一场病毒了,而是任何问题都解决不了。

回到原文上,Greenwald在这里谈论的其实并不是怎样的抗疫措施是合适的,或者是封城会怎样损害人们的行动自由,他是一个记者,他所关心的其实更多的是新闻自由,言论自由,以及更广义的政治自由。在新冠大流行之前,他所描述的现象就已经十分严重了,既便并没有新冠大流行,他所描述的事情也会继续发生。在川普还没有上台的时候,主流媒体和民主党就在渲染川普和他的支持者的可怕,川普上台后,这种歇斯底里便达到了一个高潮,在新冠爆发后,这种歇斯底里则达到了巅峰,即使川普下台之后,这种恐慌制造也不会停止,因为恐慌带来了金钱和权力。

他在这里表达的另一个意思则是,民主党在此次竞选采取的策略是"目的先于手段'',既然川普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蛋,那么只要能把川普搞下台,用什么手段都可以,比如说把媒体当成政治宣传的工具,在社交媒体上封锁川普的账号,限制对拜登不利信息的传播,对川普进行弹劾等等。这些手段在短期对民主党有利,但在长期对美国和美国人的自由会带来难以想象的危害,川普和他的支持者不会自动消失,因为导致川普现象出现的问题依然存在。民主党和左派没有正面问题,而是试图利用下流的手段把这个问题压下去,这会给美国和美国人的自由带来恶劣的影响,并且埋下一个定时炸弹。

@Kalokagathie @Vectorfield @wsb 医疗数据不会骗人,医疗资源的异常紧张挤兑是夸大不出来的。

@parasite @Vectorfield @wsb 不过通过很多名人的自愈说明这个病的致死率并不高,其实对于体质好的人也是不必杞人忧天的。而我记得2020年初的时候,不少媒体都在大肆渲染,彷佛世界末日一样,那些无聊的专栏作者很讨厌。

@Kalokagathie 这就像某个大程序里有个bug,百分之一的可能性会把系统搞糟,但是你到底会不会为了这个停机大家一起debug呢。的确欧美这一年看来大部分年轻人会自愈,但是七八十岁老人数据上死亡几乎是30%,还是很可怖的。另外现在冬天确诊人数非常多,本来可以稍微得到一些治疗比如吸氧或者用点瑞佛西韦就能自己康复的人,因为医疗资源的紧张没办法治疗被拖成重症最后躺进ICU的都有不少。其实如同国内的轻症方仓隔离适当用药防止转成重症是很有效的,但是欧美因为某些思想禁锢根本无法施行。

@Vectorfield @wsb 想起來了,社會科學把這個現象叫做Moral Panic!(貧乏的知識庫存(

@wsb 这里说的应该不只是CNN,而是有线电视。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夜光雲

即使太阳在地平线下,依然被照亮的高层云,在大气层边缘与联邦宇宙通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