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其实中国一直在小范围地搞优生学,职业运动员之间的通婚比例估计是不同寻常地高。

Show thread

不懂就问,能否在不安全信道上实现量子密钥分发?

Is quantum key distribution possible over an insecure channel?

逃离主流社交媒体,来到联邦宇宙的有正好相反的两拨人:一种觉得主流平台的管控太松,他们需要安全空间(safe space);另外一种则觉得主流平台审查太严,他们需要言论自由。

联邦宇宙可能会因此分裂。

news.ycombinator.com/item?id=2

Firefox 83引入原生的「HTTPS-Only」模式。

blog.mozilla.org/security/2020

——但不管Firefox怎么变,这也跟死也不用HTTPS的中国网站无关,比如:

- 新华网 xinhuanet.com/
- 中新网 chinanews.com/
- 中国军网 81.cn/
- 成都市政府 chengdu.gov.cn/

死猪不怕开水烫,况且Firefox也烫不到这些死猪。

“Git gets easier once you get the basic idea that branches are homeomorphic endofunctors mapping submanifolds of a Hilbert space.”

—Isaac Wolkerstorfer

nitter.fdn.fr/agnoster/status/

——亚欧大陆东端的「新大陆」和西端的「旧大陆」的比较。

Show thread

根据《2016年黑龙江国土资源公报》,黑龙江耕地面积约16万平方公里,同年人口约3800万。

法国本土(France métropolitaine)2010年耕地面积约20万平方公里,人口约为6200万。

一些专有名词中译英的例子

成都站
- Chengdu Zhan——僵硬
- Chengdu Railway Station——完美
- North Railway Station——不是蠢就是坏

北京大学
- Peking University——迫真「约定俗成」
- Beijing University——完美
- Beijing Daxue——僵硬

雍和宫
- Yonghe Temple——扭曲原意
- Lama Temple——莫名其妙
- Yonghegong——正确

香山
- Fragrant Hill——过度翻译
- Xiang Mountain——不伦不类
- Xiang Shan——完美

Show thread

中译外的时候,很多地方应该用标音系统(比如汉语拼音),但是却意译了。

这给阅读中外文资料造成了无穷的麻烦。我经常对着一个意译过的专有名词,猜原文是什么。

中国/墙内/阉割互联网可能的确和HTTPS有仇。

傅正:颠倒了的中心与边缘——地缘政治学的善恶之辨 aisixiang.com/data/113420.html

Matrix的project lead,Matthew Hodgson,承认联邦制不见得能保护隐私,但是相信能保卫自由。matrix.org/blog/2020/01/02/on-

我觉得分裂也不见得带来繁荣,但同意分裂能保障自由。

《青岛市群体性突发事件应急预案(2016)》

1.6.4 特别重大群体性突发事件(Ⅰ级)
(1)一次参与人数5000人以上,严重影响社会稳定的事件;
(2)冲击、围攻县级以上党政军机关和要害部门,打、砸、抢、烧乡镇以上党政军机关的事件;
(3)参与人员对抗性特征突出,发生大规模的打、砸、抢、烧等违法犯罪行为的事件;
……
(6)高校内聚集事件失控,并未经批准*走出校门*进行规模化游行、集会、绝食、静坐、请愿等行为,引发不同地区连锁反应,严重影响社会稳定的事件;

链接:qingdao.gov.cn/n172/n31283817/
参考:国家突发公共事件应急响应机制 - 维基百科 zh.wikipedia.org/zh-cn/%E5%9B%

京沈高铁在北京的起点站名字,从「星火」改成了「北京朝阳」,害得同一条线上,位于朝阳市的「朝阳」站改名为不伦不类的「辽宁朝阳」。

不得不怀疑有的人就是和「星火」「公民」这些词有仇。

Show thread
Show older
夜光雲

即使太阳在地平线下,依然被照亮的高层云,在大气层边缘与联邦宇宙通信。